原创马拉多纳去世等于足球被毁灭一次

原标题:马拉多纳去世等于足球被毁灭一次

原创/氧气是个地铁

(抄袭必究!)

马拉多纳去世了,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因此很快就成为最热门话题。但如果是足球爱好者的话,接受这个消息是有铺垫的,早在不久前,马拉多纳就住院并做手术,阿根廷有电视台还在外围进行转播。这不是蹭热点,而是马拉多纳确实是整个阿根廷的焦点,连该国总统公开承认是他的球迷,以前见到本尊时就是在追星。但就算关注过马拉多纳从住院到去世的足球爱好者,也对马拉多纳突然去世特别震惊,一方面是因为医生给出的判断是,马拉多纳只是做了个小手术,会很快康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马拉多纳在足球领域的地位实在太重要了,任何喜欢足球的人都不可能没有感触。

马拉多纳去世的原因是心脏骤停猝死,跟他住院的原因硬脑膜下血肿无关。但马拉多纳的身体确实有问题,他退役后就一直不时住院。2004年,马拉多纳因为心脏和呼吸系统出问题住院大概半年。2018年,马拉多纳在俄罗斯世界杯现场因为阿根廷击败尼日利亚激动到差点窒息,体能出问题导致连行走都不能独立,被紧急送医院。2019年,马拉多纳酗酒过度胃出血住院,被医生警告内脏系统已经超负荷运转——古巴国父卡斯特罗的儿子还在不久前邀请他去戒酒。

马拉多纳才在10月30日过生日,但由于疫情他没办法怎么庆祝,而且当时他还在封闭赛区执教。马拉多纳60岁还在工作,而他由于能力有限执教的球队实力一般,上赛季还因为积分关系才幸运保级。马拉多纳前经纪人在马拉多纳住院的时候说过,家人对他非常重要,只要足球和家庭能够拯救马拉多纳。但现在,马拉多纳还是去世了。

马拉多纳的去世等于足球被毁灭一次。马拉多纳能代表足球,他不需要被跟踪崇拜,就能被任何足球爱好者所信仰。至于那些对足球一无所知或者更偏向于支持现代足球的初级接触者,在想要进入足球门槛的时候更会注意到马拉多纳这样的历史第一档时代超巨。我写过一篇文章《上帝还有一个名字:马拉多纳》,可以非常清楚地在浏览和创作过程中体验到这位第二任球王整个职业生涯的神圣。

马拉多纳的职业生涯伟大仅限于足球场,他被很大一部分人支持是史上最强和历史第一人,就是无论俱乐部还是国家队,都体现出个人英雄主义在足球这项特别讲究团队的运动中到底能达到怎样的极致。马拉多纳在1986年让世界杯从未如此接近能被超巨所影响,他带领那不勒斯从保级球队直接质变到“小世界杯”时代的意甲冠军。而他在巴萨的岁月尽管不愉快而且特别短暂,但还是成为仅有的三位在伯纳乌被皇马球迷集体鼓掌的巴萨球员。

马拉多纳的天赋和球技也是历史第一档的,所以他的地位不仅靠荣耀积累,还有真正征服足球的一系列即时操作。马拉多纳巅峰期在足球场上几乎无所不能,他在被频繁严重侵犯的背景下仍然以中场本质输出统治力,在关键时刻摆脱严防死守送出致命直塞,当然还有一堆被达标足球历史上最佳级别的进球。马拉多纳也在贝利的基础上重新发明足球,他让整个阿根廷在自己于世界范围内最具优势的项目诞生出更多产业支柱。梅西的偶像不是马拉多纳,但他毫无悬念是受到马拉多纳影响的,而且马拉多纳对梅西也是特别支持。

但马拉多纳也不是完美的,他的问题太多,所以被认为是仅限足球场的偶像。看场外的话,马拉多纳是完全无法接受的。马拉多纳私生活有问题,职业生涯也有因为服用兴奋剂和毒被禁赛的丑闻。晚年,他就说过自己在未成年时跟老太太不可描述,还宣称被外星人绑架过。马拉多纳特别强调“上帝之手”这个误判,还在10月30日的生日上许愿想跟英格兰再来一场比赛,并用右手再来一次,也让跟阿根廷有国家矛盾的英国特别不爽。所以英国媒体《电讯报》就在哀悼马拉多纳的同时指责他被自己身上的黑历史和人性弱项所污染。

马拉多纳去世了,这是历史上一次重大的足球毁灭。